欢迎访问兴恒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一百年很长吗 剧集版》经典观后感10篇

时间: 2019-08-14 | 来源: 兴恒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一百年很长吗 剧集版》经典观后感10篇

  《一百年很长吗 剧集版》是一部由萧寒执导,黄忠坚 / 张雪菲 / 夏汉广主演的一部纪录片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观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一百年很长吗 剧集版》观后感(一):怎样的内容才能让人心动!!

  这些年看了一些的纪录片,每次看BBC的自然系列,都会被片中的壮美所震撼,看得时候也在想,国内的方方面面都可以拍成纪录片的,祖国幅员辽阔,历史悠久,总比拍一些什么玄幻剧要强吧!!但是很可惜,这么多年拿的出手的也就《舌尖上的中国第一季》,直到头两年看了《我在故宫修文物》,终于让我感觉到我国纪录片的智慧和底蕴,这次看了两集,拍得很好,情感很细腻,最主要是这只属于我们中国人的记忆,这么好的纪录片没人知道,可惜!!导演加油!!!!

  《一百年很长吗 剧集版》观后感(二):一百年很长吗?

  一百年很长吗?作为这部纪录片的名字,也是全片从始至终想要和观众探讨的问题。一开始被预告片吸引,并不知道这是我在故宫修文物团队的又一部作品。只是单纯很好奇,《一百年很长吗?》会对自己的提问给出怎样的答案。文案里说一百年长成了一段历史,短成了人的一辈子,但是一百年的历史很短,人生的一百年很长。这个问题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或许本来就没有答案_(:з」∠)_

  这部《一百年很长吗?》不像传统的记录工匠或者技术的纪录片,更像普通的对于生活的记录,只不过记录的对象大多是拥有一件“烂棉袄”的手工匠人。萧寒导演这次像我们讲述的不是故宫里各位大师的“庙堂之高”,更多的是普通手艺人的“江湖之远”,充满了真实的烟火气息。真实的人生就像学功夫的黄忠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困境,但是尚有一腔热血以自己的方式迎战着生活,无论生活怎么困难,都没有丧失笑的能力。

  所以,大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真的很好看,除了短小没有缺点,萧寒导演的旁白也很好!因为人数过少,评分还没有出来太惨了,为一百年团队打call!(ง •̀_•́)ง

  卑微导演,在线求评论,哈哈哈哈哈哈哈,满足他叭(〜 ̄▽ ̄)〜

  《一百年很长吗 剧集版》观后感(三):一百年是短暂与漫长的对照

  纪录片就是一个见众生见自我的过程。这部片子剪辑流畅,可观看性高。

  一百年是一个人的时间历程,短暂与漫长的比对讨论,他者与自我的讨论。

  在“中间”哥的人生里,有热闹的江湖与现实的人生。他是一个逃避的形象,在面对生活一地鸡毛的时候,导演会把镜头给到他肢体的细节表达。有几个场景的表达都符合我所认为的纪录片的语法,现实的隔离开的景象。拜访不受待见的岳父家,二层阁楼,始终不见岳父的人像,只有对话传来,在“中间”的身上,他是不成熟的不完整的,年纪的增长并没有让他感觉到现实的恐怖,但作为旁观者的我们,也只能如导演一样,站在镜头后,无法介入。如果可以,我想让“中间”哥一直留在广东的夜市里,但这也只是一种言情化的想象。

  时间会让人成长,现在的他每走的一步都是漫长的,时间如流水,但在这里流得格外缓慢,格外难熬。

  在绍兴的沈师傅身上,时间已过去大半。在人生的小后半段,如果只数着还有多少日子到达终点那该多么可悲啊。但是我很多时候都对生活产生无力与放弃感,那是因为我在混日子。沈师傅则不同,他的身上有一股傲娇之前,前辈们所特有的坚持与自律。那是在时间的洗涤之后,仍保存的可爱之心。

  收缸、拌酒曲等待酒的发酵,有时候是沈师傅在等酒,有时候是酒在等沈师傅。物的时间是相对漫长的,相比之下,人渺小得如尘土。也许是这份自谦,让人生过得格外欢快。从前靠酿酒谋生,但是现在仅靠酿酒却无法获得更为先进的生活,有人来学固然是好事,但是怀着幻想的人须得在未来有面对现实的实力。科技的进步,似乎隔离某些人在某个空间里,从而好将这些不追赶潮流的物象规训。

  最后文案是辣个少女哪吒的作者绿妖?少女哪吒的电影版,感觉故事细节的贴近感很高,于细节处见真实,但是故事结果比较狗血。

  《一百年很长吗 剧集版》观后感(四):人投入感情的事物,是没有办法计算性价比的

  《一百年很长吗》深夜上线B站、优酷,紧急在B站冲了一个季会员,为了看大家的弹幕。晚饭也没吃一口气看完了两集,开始期待更新……等等,我怎么期待更新了?分明在两个月前还曾经看这些故事看到想吐——尾款已经结了,现在可以说真话了。

  后期导演郭伟松(大白)在转发上线预告时说:拍了一年,边拍边剪,剪了两年……剪辑雪君的转发语是“终于上线了,哭”,另一位剪辑宇辰,说自己过去的一年里天天对着黄忠坚这张脸,感觉自己比他媳妇儿见他都多……总之,都一副感慨万千,只差大哭一场的心情。

  我是去年七月份加入团队,本来以为区区十二集(对的,它本来是十二集),写几个月怎么也够了,没想到一直写到今年四月。有半年时间,一周有近五天去家附近的一家咖啡馆写,写到所有服务员都认识我,主动问我要不要办卡,可以打八折。写到咖啡馆旁边的台湾小饭馆的所有服务员也认识我,一见我进门就知道我要吃牛肉汤饺。

  大概是三个月后,从十二集缩成十集。所有的剪辑、旁白都要调整。天气进入深秋,每次开会我们都轮流请喝奶茶,奶茶的杯子从中杯变成大杯。多少次想下个决心再也不喝奶茶了,但是就像做法需要一点法器,到后面感觉没有奶茶已经无法面对屏幕开始又一次的修改。

  最重一击来自春节前,核心主创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压缩新疆线。新疆线本来贯穿全片,这下所有的结构与旁白都要再次调整(十集变为九集)。虽然电影版上演时,有人表示对哈萨克人有面盲症,但是我们自己朝夕相处,早已被阿勒泰辽阔壮美的风景,淳朴美好的心灵征服,听说要砍他们的戏份,办公室里一时没有人说话,就听到各自的心脏在各自的胸腔里稀碎。但制片人老雷讲了几个理由,我不知不觉竟连连点头。最后他说,如果你爱他,就压缩他的戏份,少即是多。这句话打动了我们,事情就这么定了。(在此打个硬广,新疆要到第六集才出现,大家一定不要中途弃剧。老爷子穿风雨衣骑马的剪影很像硬汉明星亨弗莱·鲍嘉,除此之外,你还有一百个理由爱上他们)。

  现在播出的前两集,绍兴老沈大受欢迎,每次看到弹幕说他可爱我都心头一甜……好像自己被赞美。反复的修改,没有一点点真爱是无法坚持的,老沈是这部剧里我最早的真爱,每次写到绍兴旁白都黑压压一大片,终于,主剪黄忠坚那条线的宇辰以老母亲的心态在群里质疑:相比起来为什么佛山的旁白这么少?!老沈结束后一度怅然若失,但很快又移情苏州老李、新疆亨弗莱·阿合提……他们在我心里,再也不是“区区九集”的一个活儿,“人投入感情的事物是没有办法计算性价比的”。

  写新疆时,经常在虾米上听阿勒泰的歌,跟着冬不拉的三连音脚步如风地走过地铁人群,感觉自己也是个骑马的汉子;写东北林区时,他们的午餐是摊煎饼,我们的午餐桌上也配上了煎饼;冬天,阿合提一家人喝奶茶时,我们也在工作室里煮奶茶……他们有他们的人生困境要迎战,我们也有我们的。一个加班的冬天的晚上,在一段结束语的反复措辞中,我精疲力竭地写下“也许生活的答案,就在付出劳动,换回幸福的生活本身”。坐在旁边拉片的大白疲倦地点了点头。我们何尝不是在尽力地付出劳动、换回幸福,这也是我们对于生活意义的答案。

  因为看太多遍,中间有段时间我们有点魔怔,经常用剧中的台词对话,而且说一句马上就能接下句。比如导演开完会先走,大家异口同声用黄忠坚准岳父那句话送别:你先回去吧。但到了春节前后,最后一轮修改,我们都进入一种难以描述的状态,我一度感觉自己活不到定剪上线的那一天了。记得有次开会,萧寒导演念叨一句旁白念叨了半个小时,我说你要的意思已经写了呀,不,我要这样这样的感觉……那到底是哪样的感觉呀!我一言不发低头刷刷猛记。导演走后,对照笔记修改时,小朋友瞅一眼我的笔记本乐了:气得字体都变形了。不过那一句还是改了,改后的效果导演和我都挺满意的。

  在接近定剪时,几乎所有人都被折磨得奄奄一息,雪君我们叫她小苏,因为她总说自己虚,又称小虚姐。到了春节前后,小虚姐已经荣升废墟姐,看片时躺在沙发上,的确又废又虚。但这个年轻的团队(除了我和导演都是九零后),还是很给力的,虽然到后期已经沦为废墟,仍然努力榨出最后的续航电力。我不知道支撑他们的是什么,对于我,到最后就是狮子座的天生骄傲爱面子和人生不能输,一遍遍修改,希望做到最好。是的,像片中的手艺人一样,我们也尽力了。

  今天我看了播出的这两集,曾经看到想吐的我,发现自己竟然暗暗期待更新,一时不知是被虐待太深变成了抖M,还是因为真爱就是真爱。

  现在可以谈谈手艺人的共性了:一定的报酬、奶茶、人生不能输、以及不可或缺的真爱。在后期令人筋疲力尽的再三修改中,偶尔一个瞬间,我还是会像第一次看到他们那样被打动,老沈做酒修坛子的模样,老李做完琵琶弹奏一曲告别的神情,叶尔波拉提和妻子跳黑走马的神态……他们都不是大人物,不是这个时代极力推崇的成功范例,但他们身上有些东西在不经意间疗愈着时代的躁动与伤口。或许这也是我这几年不知不觉接近手工艺这个领域的原因。

  《一百年很长吗 剧集版》观后感(五):希望每人有一件烂棉袄

  在爆款口碑佳作《我在故宫修文物》纪录片之后,导演萧寒再次将目光聚焦在中国手艺人身上推出《一百年很长吗》纪录片。相较于在故宫修复珍贵文物的高大上,《一百年很长吗》将镜头落在平凡的生活中,更具有人间烟火味儿,也就更具温情的打动。

  剧组历经一年,走过十万公里,寻找古老的手艺和手艺人,去拍摄有百年历史的手艺传承。有广东佛山创建于清朝咸丰元年原名为佛山蔡李佛武馆的鸿胜馆,蔡李佛拳武艺高超;有浙江绍兴被NHK采访的酿酒大师,“越酒闻天下,东浦酒最佳”;有台湾新竹城隍庙对面的翁记卤肉饭,小摊已出摊百年之久……

  “一百年,它长成了一段历史,短成了人的一辈子。”

  纪录片里没有聚光灯照耀一呼百和的大师,有的只是认真讨生活的普通人。在广东打工十年的年轻小伙子在做工人的同时,晚上还回去武馆学拳练武,他的梦想是回村当村长,然后建立一个武馆教会村子的小孩子武功,有着行侠仗义的武侠梦。

  以前小时候我们以为世界在我们脚下,长大以后可以成为任何我们想要成为的人,但是当我们成为大人之后,才发现那些梦有多天真和勇敢。是的,做梦是需要勇气的,不是谁都敢在苟且的生活中还愿意一腔孤勇的去闯去拼。

  而在苦闷的生活中,有人抬头仰望星空,有人便于人间寻乐。酿酒大师老沈是个会犒劳自己的人,因为爱酒,所以自己酿酒。他走街串巷回收酒坛子,破了,便补,其实这很费时劳工,但情感就是在这亲力亲为之中慢慢渗透进去的,人投入了感情的东西,是没办法衡量性价比的。

  一百年很长吗?如果说人生真有让我们变勇敢的力量,无非就是简单的两点:有一个你爱的人,有一件你愿意做一辈子也不厌倦的事。

  翁记卤肉饭代代传承,在城隍庙对面已经出摊一百年了。年轻的孩子们每日凌晨三点就要开始忙碌,每日重复着同样的事情,也会疲惫,也会枯燥,但是她们都想要将“翁记”一直做下去,这是她们愿意去做一辈子的事情。

  “在镜头下,你会发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困境。为钱发愁,为命挣扎,但是每个人也以自己的方式迎战着生活。他们窘迫,也曾得意,哭过,却还没有丧失笑的能力。”

  纪录片最打动我的地方就是我们能看到生而为人的挣扎困顿,但是却仍旧心向暖阳,怀揣着美好的愿景努力生活也,会因为一点点感动而泪流满面,也会因为一点点成就而笑容焕发。

  中国人向来有一种坚韧的品格,能历经磨难而坚持自立,从而才有了源远流长的历史,星星之火成就燎原之势,这就是民族的风骨。

  “我们学的行当,就像一件烂棉袄,它不见得能让你风光体面,却能在最冷的时候为你遮风挡寒。也许你我都应该有这样一件烂棉袄,让你在苍白沮丧的日子里,尚有一腔热血去跟生活过招。”

  希望我们都能找到一件能让我们乐此不疲的事,一直做下去。

  《一百年很长吗 剧集版》观后感(六):平民版的《我在故宫修文物》,真的可以让你笑到哭泣

  2016年,《我在故宫修文物》播出,“捧红”了单馆长、王津老师以及许许多多在故宫做修缮工作的人,也捧红了许多来自故宫的宝贝们,每个人都开始谈论“匠人”这个词,开始关注传统手艺。

  2018年,《我在故宫修文物》的导演萧寒默默地又拍了一部记录匠人的片子,叫做《一百年很长吗》,光听名字,就随意的不行。

(2019的剧集版甚至不能拥有评分)

  无论是主角还是镜头,亦或是被弹幕吹爆的文案,都极有默契的贯穿着这种极度舒适的随意感。

  他们丝毫不讲究故事的逻辑,很多时候从一个匠人瞬间就跳到了另一个匠人身上;他们也不在乎拍到了什么,有喜怒哀乐也有逗趣拌嘴;就连第一集开始就备受争议的旁白,也带着一股说书的慵懒味道。

  最重要的是,被弹幕拼命夸赞的文案,是出自绿妖之手,充满趣味。

  就像片中沈师傅酿的黄酒,喝着开心,极易上头。

  现在只播到第三集的《一百年很长吗》,讲述了几个手艺人的故事(片子中的人物会不断增加,也可能突然不见,真的很随意了)。

  第一个主角是佛山的26岁青年黄忠坚。

  他本人看起来跟片子主题没什么太大关系,看年纪肯定是没有一百岁,看家庭,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出来的小年轻,16岁到佛山,现在已经10年了。 但是,他学习蔡李佛,喜欢舞狮。

  不喜欢用冗长古典的方式讲述传统的东西,而是通过最贴近生活的镜头去记录。这大概就是《一百年很长吗》的特点吧。

  就像第一集中介绍黄忠坚是这么说的。

  前一秒还在介绍鸿胜武馆的辉煌历史,让你热血沸腾仿佛置身于武林之中,但是后一秒就把你拉回了现实。

  甚至在结尾的时候,文案还来补了一“刀”。

  第二位是绿妖第一个喜欢上的主角-酿酒大师老沈。以至于每次到老沈的环节,BGM就开始变的轻快,文案也变得十分有趣。

  曾经被NHK报道过的沈佰和,在《一百年很长吗》的镜头下,变成了“毫无偶像包袱”的老沈。

  是个会回收旧坛子,手机铃声是“我有一只小毛驴”、会让坛子表演“跳舞”。

(5块钱买的坛子,还碎了一个...)

  会因为和老伴拌嘴,而自己在老屋独居,顺口抱怨下媳妇抠门。但是酿好的第一口酒还是会想着拿给她尝尝。

  去帮同样会酿酒的哥哥忙的时候,也会在有分歧的时候听话的不再争论。

  还有来自儿子的“真香预警”。

  这么一个可爱的老师傅也有自己坚持的东西。 就算是5块钱一个的酒坛子坏了,他还是会修。

(人投入感情的东西,是没有办法去计算性价比的)

  帮别人酿酒的时候,十分的有原则。

  也许就是因为老手艺人的坚持,才能让传统得以保留吧。

  第三位主角是来自台湾新竹的卤肉饭世家-翁氏。

  已经传了4代的卤肉饭世家,在第四代手中渴望改变。一家6口人,只有大姐和姐夫想要改变现状,他们研发卤肉包,参加比赛,希望能通过新的营销方式来推广店面。

  但是父母以及两个双胞胎妹妹却不这么认为,他们安于现状,虽然真的很累,可是始终认为传统就应该是这样。

  在新营销与守住传统之间,不断做着挣扎。 第四位是第三集新出现的来自江苏苏州的制琴师李兆霖。

  他的出场时间不多,但是身上时不时的闪现出一点老匠人的自尊与傲娇感。

  全家都对于古典乐器毫无兴趣,唯有唯一的孙女在学习琵琶,就如同片中说的一样。

  第三集的最后,老李在饭桌上说的话,大家都没有留意,“但这却是一个手艺人,最隆重的承诺”。

  传统手艺人总有着自己的坚持与承诺。

  撰稿的绿妖在片子上线之后,在豆瓣上写了一篇回顾文章的最后写道。

(来源:豆瓣·绿妖)

  匠人这个词,往往带着一点点的远离尘世的超脱感,想象中的他们会气定神闲的游走在山川绿林之间,一身浩然正气,大隐隐于世。

  练习蔡李佛拳的人绝对不是像黄忠坚那样心中满腔理想,而现实却是连10万块彩礼钱都拿不出的人。

  被NHK报道过的酿酒大师在想象中也必定不是这个会说俏皮话的老沈。

  百年老店的卤肉饭世家应该也不会因为坚持一种传统口味而绝对不做推广,不愿赚大钱。

  一身手艺的制琴师更不用说,在想象中绝对是到处都争着抢着的国宝级人物。

  但是他们偏偏都生活在俗世中,尽情享受着烟火气息与平凡生活带来的微小幸福。

  正是因为他们真实到如同你我身边的任何一个普通人,才让《一百年很长吗》如此吸引人。

文章标题: 《一百年很长吗 剧集版》经典观后感10篇
文章地址: http://xingheng.zj.cn/meiwen/yuanchuangmeiwen/183094.html
文章标签:剧集  观后感  很长
Top